武当摄影网

www.wdphoto.net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当摄影 首页 图文 查看内容

与马格南摄影师同场PK的中国摄影师李群

2015-7-21 18:27| 发布者: 武当360| 查看: 1466| 评论: 0|原作者: 文 | 李光满 / 图 | 李群

摘要: 在摄影界,成为马格南成员几乎是一个梦想,马格南的200多位成员个个都是在世界摄影界有重大影响的大师级摄影师,目前中国大陆仅有以拍摄精神病人生活和藏区藏民四季生活的吕楠一人在2015年成为马格南图片社通讯员。2 ...

在摄影界,成为马格南成员几乎是一个梦想,马格南的200多位成员个个都是在世界摄影界有重大影响的大师级摄影师,目前中国大陆仅有以拍摄精神病人生活和藏区藏民四季生活的吕楠一人在2015年成为马格南图片社通讯员。2014年7月,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和《中国摄影家》杂志举办“响沙湾——超现实的艺术空间”中外摄影师大PK活动,李群作为活动组织方邀请的20位中外摄影师同场PK,其中就有两位来自马格南图片社的外国摄影大师,还有获得中国摄影大赛金像奖和各大赛金奖的摄影师,同场PK,比拼的不仅是技术娴熟和眼光独特,更是摄影观念的碰撞,在活动期间,一向低调的李群在短短两天时间内拍摄的作品充分展示了其雄厚的实力,受到了各位摄影师的广泛关注和好评,这是李群首次进入国际摄影界视野,从此,李群开始以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一路奔跑,不过他不是跑向热闹的都市,而是跑向仍处于原生态中的山区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场景。



厚积薄发的李群在年近六旬的时候,似乎是作为一颗新星走进这些著名摄影人的行列,他的作品早已摒弃唯美的风光糖水片,不再刻意追求画面的美感,而是在质朴中显示宗教和俗世的本质。李群所在的湖北十堰位于鄂豫陕渝交界处,李群利用近水楼台之便利,拍摄道教圣地武当仙山的神韵,通过图片表达道教与武当太极精髓,其拍摄的图片在《中国摄影家》等国家顶级杂志刊发。而同样有着地利之便的是神秘的神龙架和仙境大九湖,正如当年陈复礼、简庆福以摄影作品将张家界推向世界一样,李群也以其摄影作品将有着桃花源般意境的大九湖推向世界,成为大九湖的宣传名片。


李群没有满足于此,他的梦想是拍一部“从武当仙山到雪域佛国”的作品,用摄影的方式去探索从武当道教精奥到藏传佛教佛法这两个博大精深的宗教对人类精神的影响,用图片去阐释宗教的神秘与神圣,去揭示宗教信徒干净纯洁的内心。他曾经思考,凡信仰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的地方基本没有或少有精神病?为什么在这些地方没有精神病院?他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有信仰,信仰过滤掉了他们俗世的烦恼和精神的苦闷,他们活得很轻松,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他们都能精神愉悦地面对生活。他曾十多次前往甘南、川西、海东及宁夏,多次前往西藏,从各大寺庙的大小法会到信教地区人民的俗世生活,全部用影像记录下来。摄影的价值一方面在于美感,另一方面在于记录,而记录的价值则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具有更重的历史份量。


近期我发现李群的追求从四处漂泊地拍摄有强大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画面感的题材转向了身边的生活和身边的普通人。他每天驾车在河南西南部、陕西南部、重庆东北部、湖北西部以及湘西、贵州,在原始大山里拍摄处于封闭原生状态中的普通百姓生活。他说,随着城镇化的进展和工业化的推进,一些古老村镇已经被外部世界同质化,甚至被拆迁、被破坏,中国农村原始的生存状态已经越来越难寻找,有些古老传统的手工技艺正在快速消失和失传,如果我们现在不用影像把这些生活技艺和生活场景记录下来,后人很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些传统了,我们是在跟时间赛跑,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尽可能全面的记录,它的价值远远超过文字的记录。比如烧窑的,打铁的,杀猪的,唱戏的,说书的,还有大山深处的天主教徒的生活,伊斯兰教徒的生活,摄影师不仅在战场上记录战争场面有价值,和平发展年代记录那些即将消失的生活场景甚至更有价值。好多地方我刚拍完不久就被拆了,再也看不到了,很可惜。李群说,我要拍一个“记住乡愁”系列,其中有“秦巴山区”、“中原沃土”、“湘西古城”、“云贵古寨”、“海滨古镇”、“雪域佛国”等方面的内容,全面记录和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和原生态生活场景,为中国也为世界留下第一手文献资料。


从前李群每次出门要带四五个相机,现在他只带一部手机,这是他跟台湾著名摄影家林添福一起参加几次摄影采风活动后迷上的手机摄影,每次在微信里看他用手机拍的片子,几乎不相信那是手机拍的,他说:“我以前看林添福用手机拍的片子都在心里说,林添福肯定是在忽悠,手机怎么可能拍出这么好的片子?”现在是我们开始说李群是在忽悠了,手机真可以拍出这么好的片子?可在李群手机拍的大片面临我们只能惊叹,他还说:手机拍的照片放大到两米一点问题都没有,出画册、办展览、出书和在微信传播一点问题都没有。


李群用车轮行万里路,用双脚爬千仞山,他曾一夜驾车从湖北十堰开车到甘南的拉卜楞寺拍晒大佛,然后又一夜驱车赶回,他几乎每天都在外面,不是在西部雪域,就是在深山古寨,他现在对纯粹的风光片已经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些有厚度的文化、流传久远的习俗和即将消失的行业技艺。他告诉我们,有一次,他去拍一对铁匠夫妇,一开始他们不让拍,他先是递烟给那个大爷抽,后来又提着油提着酒上他们家,就混熟了,后来大爷还给他烟抽,这样拍起来就很自然了。我曾与李群一起到新疆喀什、西藏墨脱、川西色达等地拍摄,我的感觉是,李群在摄影时是一名独行侠,群体出行,他从不与大部队一起作战,他眼光独到,思想敏锐,画面感极强,总能发现人所未见之绝妙之处,抓住独特的场面和人物生动的神态,而且我发现,他无论到哪里,总是先研究那里的风土习俗、历史演变和文化特色,做足准备,因此他拍的片子总有高人一筹的过人之处。


我们常说:作家是孤独的。其实摄影师们又何尝不是孤独的呢?孤独是所有科学与艺术家共同的生命特征,他们孤独是因为他们站在高处,看见了别人没有看见的世界,融注了别人没有融注的情感,投入了别人没有投入的力量。作家在孤独冥想中精鹜八极而创作出惊世之作,科学家在孤独冥想中发现构想出宇宙规律,艺术家在孤独冥想中表现出人间万象。从记录到意象,从精美到朴实,这是李群以他苦行僧的生活和独行侠的行走所获得的体验,他在获得惊喜的同时,也给历史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影像,给社会大众留下了视觉享受。


李群的记录与发现之旅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之所以说这个过程痛苦,是因为他一直在寻求突破:对自己的突破,对中国摄影的突破,对世界摄影的突破,突破既是一种摄影技术的提升,更是一种摄影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变革,从一个小我到一个大我的走向,让李群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升华,从糖水般纯美的风光到朴实甚至粗糙的民俗摄影,从追求视觉冲击到沉静淡定的拍摄世俗生活中的平凡生活,他的心渐渐地安静下来,不浮躁,不盲从,不跟风,更质朴也更厚重,更简洁也更丰富,从一名业余摄影人变成一名摄影家,除了勤奋,更多的是他在镜头的视界中体现出更高的眼界,达到更让人感悟与思索的境界。


我们常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李群正在以他对民族精神的求索和对民族生活习俗的记录创造着更大的文化价值。李群说,不像书法和国画是纯粹中华民族的文化,摄影是一门从西方传过来的艺术门类,我们不仅要提高我们的摄影技术,更要把我们中国的文化元素与西方的摄影艺术进行融合,形成具有中国人文精神的摄影艺术精神,真正实现中国摄影艺术的超越,让中国摄影在世界摄影殿堂里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中国的摄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必须努力,否则只会永远跟在西方摄影大师的脚后面追赶。


李群,中国摄影界正在追赶世界潮流的一个苦行者,一个独行侠,一个思考者,一个记录者。我们期待着,李群能成为中国摄影界的一个标志性人物,带着他用手机拍摄的中国民族风走进世界摄影殿堂。


(欢迎各位朋友阅读、转发,并期待大家关注“李光满”公众号。李光满微信号:ligm479210127,可添加好友。)

(作者:李光满,高级编辑,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
















最新评论

手机版|小黑屋|武当摄影 ( 鄂ICP备16023345号 )

GMT+8, 2018-1-21 14:34 , Processed in 0.07088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